當前位置:首頁 >> 普洱市總工會 >> 文藝園地 >> 隨筆文學 >> 正文


行走邊地(四首)

來源:普洱市總工會 時間:2017/3/1 點擊:2121

李冬春,男,白族.14歲發表小說。先后在《民族文學》、《詩刊》、《滇池》、《邊疆文學》、《云南文藝評論》、《文學界》、《海燕》、《百花園》、《云南日報》、《小溪流》、《兒童文學選刊》、《邊防文學》、《詩紅河》、《云南民族報》、《昆明日報》、《散文時代》、《新華副刊》、《超然詩刊》、《常春藤》(美國)、《詩天空》(美國)、《中國文學》(香港)等刊物及網絡發表文學作品。作品入選《中國當代新詩選》、《第三條道路》、《低詩歌年鑒》等多種選本,《糯扎渡》獲2007年度“邊疆文學散文獎”、《那一年,那一天》獲“滇東南文學優秀小說獎”。第三屆高黎貢文學節參展作家。出版、編著有小說集《拉木鼓》、文化散文集《阿佤山:司崗里的木鼓》等。各類文體的文學作品散見于國內報刊、網絡。1995年加入云南省作家協會。曾做過報刊編輯、電視記者。

 

行走邊地(四首)

李冬春(白族)

 

在阿里曬太陽或心情

——致覃玉彬

一個還沒老的人,已經提前知道

在隆冬的阿里鄉村,端紅泥小爐,泡瀾滄千年古茶

閑坐墻根享受太陽撫摸,是天底最幸福的事

太陽就是你的天堂。它有光,你有金剛不壞之身

你必須洞察,從阿里農舍上升的一絲,一縷

一大片的光。一直在鍍你的身,你的魂

曬太陽,一如晾曬收歸糧倉的谷物:霉病部分

將被陽光過濾。什么都沒有,你還有一把陽光

 

如果不嫌棄,阿里始終以一條鄉村街道,兩排木板房

迎接你這來自貴州的游子。它復制鄉愁

盡管月亮更具鄉愁品質,但那是夜色在搗亂

被遮蔽的時刻,忌出門,忌遠游。宜居家、造屋

宜沉睡,夢容顏嬌美的家中妻

從你的邊防工作站向南,是緬甸泥土和花草

收回目光,周圍的稻田是空的。一座座草垛

隨意、自在,自己繪畫鄉村風景

當然也聆聽,風過樹林。世界制造自己的聲音……

 

大地之上,人心當知冷暖。在阿里

學會曬太陽足矣。每天洗出一身陽光,半斤泥土

或者像一頭馱兩捆柴禾的黑驢,信步鄉村小道

偶爾歇腳,讓背上負重再吸點陽光

生為重,肉身在路上。陽光喂養的事物,是輕的

輕如蟬翼,薄如皮相。沒有比鄉土更近的怯懦了

在阿里鋪天蓋地的陽光中,無所事事是大境界

端坐灰塵的皮膚,從清晨到中午,到太陽回家

不要閉眼,世界還看著你。你只需理解冷或暖,遠或近


 

 

永部落賦

 

云南大山,鳥巢無數

永部落佤寨,森林里悄無聲息隱藏的鳥巢之一

多年前我曾在這里歇腳,踏實睡覺

早起的鳥,也沒把我從夢中吵醒

 

我記住泥土和樹,茅草和幾根竹子

刪繁就簡,像隆冬掉光葉片的樹枝

簡約到一覽無余,到剩出

一把烏黑的鐵皮茶壺

一群羽毛暗淡,叫聲極少的鳥

 

倦鳥歸巢。炊煙總在傍晚升起

比鳥巢更小的,是圓頂的蘑菇

永部落在此,破土而出

沒有更適宜的山水了

沒有更確切的時節了

 

回到浸泡牛糞的溫泉,我布滿灰塵的內心

早該清洗。那就回到鳥巢

做其中一絲草根

回歸鳥群,就做一尾飛揚的鳥羽

我要執拗地接受,流傳永部落寨的一句鳥語:

“鳥羽不在天空,就在鳥的翅膀?!?

訪勐臥緬寺

360年前,傣族土司威遠江邊建下佛寺

圖雕佛祖苦修,成道成佛。民虔誠之

觀音感動,賜菩提植于雙塔

塔包樹,樹包塔。兩座心懷愛情的佛緣之塔

前世普渡,今生同修

絕妙是它。奇跡也是它

 

20年前,我與一群寫詩下酒的友人

在塔前合影。我們都在做夢

夢中無飛天而來的舍利子

釋迦牟尼遠在他的東南半島。說聽不懂的梵語

我們的夢是一個個文字,慢慢爬滿稿紙

 

現在,我乘出租車進入佛寺

白象不復。象腳鼓不響

采花浴佛和堆沙潑水,均無蹤影

大殿前護香看簽老者一人坐守

殿內有金佛。山門有收票人

我只逗留10秒,無法心生菩提

兩棵菩提在塔座之上,枝捻葉片

菩提為樹。道不存,心中無佛

 

被砌成墻的石頭

 

石匠砌墻,石頭翻身坐起

如果出自同一塊大石頭

它們必須打碎骨頭,化整為零

以適應更小的力氣和搬動

如果它們事先就是單獨的個體

現在,它們又被碼放成一堵集體的墻

整個下午,我觀察一堆石頭

幾個石匠,鐵錘,水泥漿。泥瓦刀

閃著鋒利光芒,在泥漿里切割石頭的神經

我一生都偏愛,熔巖冷卻后的堅硬、沉重

即使背負它們,不但需要彎腰

更需要持久耐力。如火車沿鐵路

滿載各懷目的的陌生旅人,不知疲倦奔跑

但我還是懷疑,被砌成墻的石頭

還是石頭嗎,或者它們注定就是一堵墻?

站在一堆石頭的頭顱,或許能看遠點

石頭為墻。圍出一個布滿隱喻的空間

背石頭下山,那個人心中還背著一個魔鬼

謊言可以死去,石頭卻像無法死掉的舌頭

墻越砌越高,高高在上

只到墻的另一頭,徹底遮蔽

某個世界消失。這一生因為這無端的偏執

我要么繞過無數墻,要么無數次被隔離

被砌成墻的石頭,是自己的終生囚徒

這唯一的囚徒,已經忘記外面還有什么

石匠收工,留下墻。那兒有禁止翻越的咒語

 

 
 上一篇 下一篇
 
 
工會簡介 | 工會職責 | 聯系我們 | 服務咨詢 | 新聞動態 | 專題欄目 | 攝影作品 | 18选7定位走势 | 信息發布
Copyright 普洱市總工會18选7定位走势 www.oclcs.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11006541號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5幢 電話:0879-2146867
您是1961376幾位訪問者